施明德反擊促轉會 「替我平反的是自己」

施明德反擊促轉會 「替我平反的是自己」

施明德反擊促轉會 替我平反的是自己。施明德臉書

促轉會針對美麗島軍法大審調查後,以「平復司法不公」對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與林義雄「平反」,遭施明德斥,「邪惡作法」,促轉會表示尊重;施明德再反擊,「替我平反的人,是我自己,縱然我付出了高昂的代價」。

他痛批,促轉會全體的心態,就是當年蔣家獨裁者統治下的順民心態。

施明德形容促轉會的邪惡性和幼稚,看到促轉會迴應他的說法後,他說,促轉會四年前掛牌時,還曾經寄有過恐怖、獨裁、罪惡統治的時代結束後,如何終結舊時代,建立新社會的道德規範與準則,確實是現任統治集團與人民的責任與義務。

他指出,全世界有類似情境的國家在成立這種組織時,要確定它的目的就是在「挖掘真相,撫慰傷痕,促進和解」。

台币攻31元大关 解套时机到

他認爲,促轉會四年來的作爲,對的部分大都無涉本質及原則的。這完全曝露主事者欠缺大方向,大格局,大氣度,只知政治正確,爲掌權集團服務,忠心不二。有這種心態,自然不可能做好該機構的使命的。動機不正,人選不對。是促轉會失敗的主因。

他說,這次惹火他的是,促轉會在臨終時的「遺作」:以司法不公之名,再次平反他、林義雄,並又要宣告撤銷其罪名。

从小开始反诈骗 信义警前进小学宣导反诈知识

他說,促轉會的邪惡性在於,該會人士心中,宣告前,仍視他們是罪犯,是叛亂犯,是惡人。沒有理解,面對不義,「挺身而出」的必要性,與正當性。

他說,促轉會全體作風一如獨裁政權,過去三十年的種種都不起作用,「今天他們說了纔算數」。

他說,林義雄和他不是臺灣的陌生人,早在沒有民進黨時代就不畏強權領導臺灣人民追求自由、民主、人權。九零年代出獄更先後擔任民進黨主席,領導民進黨贏得執政權,才揮揮手離開民進黨。

他認爲,在臺灣社會,乃至華人世界和國際上,四十年來早已沒有人視他們是叛亂犯、罪犯,除了促轉會這些人。

他說,在臺灣歷史上,他們是替臺灣人民追求自由、民主和人權的奉獻者、貢獻者。自始不是罪犯,行爲的正當性與高貴性,不需要任何時代執政當局的法律評審,只有良心是他們的依靠,只有上帝是最終審判者。

不堪房东频催租 壮汉走进海滩想不开 却卡烂泥反救一命

我有一個小黑洞 隱身蠍子

他說,在政治上,不管那個領域,四十年來早已沒有人視他們爲罪犯。「我們的奮鬥史是我們的勲章,不是我們的犯罪記錄。我們行遍天下,未受歧視,常享禮遇」。

毒虫9罪缠身遭通缉 没系安全带被抓直呼倒霉

他說,法律上,蔣經國與李登輝兩位總統,都曾對他提出減刑與假釋。他兩次都拒絕。因爲他始終認爲,所有美麗島被告,都是「無罪」的;國民黨政權對我們的判決與監禁是「錯」的。

他說,李登輝被迫在1990年行使憲法特赦權,宣告美麗島事件判決無效。他以無罪之身離開被「綁架」處。

他說,李登輝的特赦是憲法層級的特赦,是超越行政、立法和司法的。促轉會算那個層級,以爲自己可以用「司法不公之名」,再次先羞辱他們是罪犯,然後再大剌刺、荒唐地宣告:從今天起「施明德和林義雄無罪」了!

他認爲,他的尊嚴、自由、榮譽、無罪,都是自己和大哥施明正用生命和苦難爭取得來的。自由永遠是反抗者的戰利品,絕不是掌權者的恩賜物。

他表示,如今看到促轉會爲了表現自己的作用,不盡釐清歷史真相的本分,反利用假的「平反」官僚地做業績了事,「我真爲這個時代心寒,不恥」。

屏东送鸡汤给独老 连续20年暖心暖胃